連續兩隻炸彈蜘蛛的攻勢,使我們的隊伍潰不成軍,在即將準備踏上回程路上時...我們遇到了S級神獸『觸手寄生獸』,這怪獸有極強的再生能力且能夠自由變形,

傳聞中...遇上這怪獸的,無人歸來。

剛人:晴、千海、白雪,妳們準備好了嗎?小心點!

千海:我知道。

千海拉緊了弓弦,向觸手中心猛射。

白雪:晴,退後點!

千海:我和剛人負責拖時間,妳們趁機快跑,『流星雨』。

當千海喊出『流星雨』的瞬間,箭端出現微弱光芒,而千海將弓拉得更緊,前端閃耀的光芒越來越明亮,直到千海放開手的瞬間,光芒消失但轉而出現的是萬把弓箭齊射。但射完後,千海呼吸變得很急促...

剛人:不要再用流星雨了!對身體負擔太大。

千海:呼...呼...呼...還可以。

白雪:千海,不可以逞強,妳的手剛剛不是才被炸彈蜘蛛炸傷嗎?

剛人:被炸傷了?剛剛怎麼都沒說。

晴:千...千...千海姐,手...伸伸...出來...我來看看...。

在瞬間有隻觸手往晴伸出。

白雪:小心!

白雪試圖整救晴,但觸手速度極快...,上一秒看到晴站在千海身邊,下一秒卻看到晴被觸手抓住倒掛在空中,

晴:啊...啊...啊...啊...

千海:呼...『獵人眼』。

千海屏住呼吸並閉上左眼再次拉弓射箭,這發箭直直的射中抓住晴腳邊的觸手,但晴卻就這麼往地面墜落...

剛人:白雪!快召喚出藤蔓。

剛人想利用藤蔓來支撐住晴...但...

白雪:啊...啊...啊...啊...剛人!

無數隻觸手以剛人為中心團團圍住,包圍後...全部刺向剛人。

剛人:啊...啊...啊.........

千萬隻觸手刺穿剛人的盔甲,也刺穿了不如盔甲硬的肉體,剛人被這麼猛攻刺穿,倒在自己的血液形成的血泊中。

晴、白雪、千海:剛人!剛人...剛人...

晴:嗚嗚嗚...哇哇哇!

晴雖然被藤蔓拯救了,但換去的卻是剛人的生命,晴開始放聲大哭。

白雪:千海,怎麼辦...

千海:不可原諒!白雪,我要火。

白雪:火...?

千海:用妳全部魔力釋放出所有火焰。

白雪:我...我...我知道了。

白雪用力一聲大喊,一陣熊熊火焰盤繞著白雪,而千海也用了再次全力使出『流星雨』,弓箭穿過白雪的火焰,萬把火箭射透觸手並開始灼燒。

白雪:成功了嗎...

觸手雖被灼燒斷裂,但斷裂處卻又快速生長出新觸手,而生長出來的新觸手馬上向三人伸出。三人被這景象驚嚇,也因使盡了全力而再也無能力反抗。數十隻大小不一的觸手把白雪等人的的衣服扯破,開始玩弄她們...

有數隻觸手變得如針般,邊旋轉邊蠕動的刺進白雪的尿道,開始抽插。

白雪:啊...放開我,放開我。啊...不要用哪裡!啊...啊...好痛啊!

蛋黃色的尿液順著觸手抽插的節奏,一滴一滴的流到了地面上,

白雪:啊...啊...好熱!但為什麼...好舒服...!要變得好奇怪了啊...啊!

抽插白雪尿道的其中隻觸手突然停下,從白雪尿道中抽出,觸手後半部慢慢的脹大,但脹大後的觸手前端還是針般的尖銳,直戳入白雪的肚臍,在白雪的肚臍與胸部中注入紫藍色液體,而白雪的肚子和胸部慢慢的脹大...

在白雪身旁不遠處的晴,屬於身材矮小的精靈族,身材的矮小加上不擅長近戰使得觸手們輕易的就將晴緊緊的纏繞住,四五根觸手變成一節一節如串珠的樣子般,灌入晴的屁股和嘴,不斷不斷的向內深入。

晴:啊...啊...啊!

一節又一節的觸手塞入晴的屁股,往直腸裡猛鑽,在晴的大腸和小腸中不斷扭動,使得晴的肚子也浮現出觸手在身體裡移動的軌跡,直道從嘴和屁股洞進入的觸手相會時,觸手們就不再前進,不過卻沒停止,反而一節一節中突出如球般的構造不斷膨大,晴的肚子也慢慢的被撐大...

被壓制在地上的千海被最多觸手圍繞,而且觸手們的形狀種類各個不相同,玩弄著無力抵抗的千海。

千海:滾開!不要靠近我!

一根根的觸手旋轉變形成鞭子,鞭打千海的胸部、肚子和屁股。

千海:啊...!不要,好痛!

就這麼的把千海細嫩的肌膚打到皮開肉綻,深紅色的血從傷口裡滲出來,血...不斷不斷的流出,千海意識漸漸模糊,就這麼的昏了過去。

直到再次睜開眼睛...

千海:我在哪...?這裡是哪裡?

環顧四週,這裡有極為熟悉的感覺,再仔細的看看,牆上掛的練習用弓和四周的擺設,這裡是千海的房間,而千海正躺在床上,剛人則趴在千海床上睡覺。

千海:剛人!剛人!你沒死!

剛人緩緩的抬起頭來,不發一語的和千海四目相對,千海用力的抱住剛人,剛人則是依舊不說話。

千海的眼眶泛著淚光,且聲音哽咽的說。

千海:剛人...剛人...剛人!你害我擔心死了,還以為你被觸手殺死了,不過沒事就好!以後別再離開我了!

剛人沒有做出回應,但臉卻慢慢的靠向千海。

千海:唔...剛人...

千海閉上眼睛,剛人給了千海一個輕輕的吻。

千海:剛人...怎麼了嗎?

剛人依舊不說話,但卻起身爬到千海的床上,把千海的雙腿張開。

千海害羞的別過頭。

千海:剛人...不要...我還是第一次...

剛人默默的脫下千海的長裙,露出淡粉紅色的內褲。

這次換千海不發一語,臉紅害羞的直視剛人。

剛人伸出食指,在千海的內褲前快速摩擦與挑弄,使得千海發出嬌羞的呻吟聲,且害羞的說。

千海:啊...啊...剛人,不可以摸哪裡啊...啊...

剛人沒有停手,反而還脫下千海的內褲,露出粉嫩的小穴,用食指及中指插入千海的嫩穴裡,在裡頭亂竄。

千海:不要...啊...不要...

嫩穴滲出淫水,滴在潔白的床鋪上,剛人把褲頭拉下,掏出小老弟。

千海:唔...剛人的...好大!

剛人的小老弟似乎有點脹大,在千海的嫩穴前摩擦一下後,便用力的頂到深處,在裡頭如野牛般的衝撞。

千海:啊!啊!好大...太快了!頂到裡面了!

歡愉和興奮快感流遍全身,千海抱住剛人的腰,剛人則靜默但卻用力的用小老弟在千海的身體裡攪拌。

千海:剛人...不要那麼大力...啊啊,頂到底了...啊!不行了...!

剛人的小老弟在千海的身體深處射出愛液,灌滿千海的身體,從嫩穴和小老弟的細縫中流下滿出來的愛液。

千海:剛人...

千海嘗試著伸出手撫摸剛人的臉,但身體卻產生異樣感,腳及腹部全被觸手緊緊的綁住,她嘗試著掙扎,但卻沒什麼用。

千海仔細的看了看,剛人的身型開始變化,那牆壁其實是一條條的觸手且如蟲一般的蠕動,晴及白雪被架在身旁。

千海:晴!白雪!怎麼這樣...可誤!那是幻覺...你不是剛人!

剛人的身體變形成一坨紫色軟泥,在三人的身體裡產生變化,在晴屁股洞裡的觸手開始抽出,但原本一節節如串珠的構造脫落,抽出來的觸手乾癟癟的,晴身體裡的觸手節形成一顆顆的卵,但那卵開始膨脹,使得晴的肚子脹的更大,最終那巨大的卵長成觸手條,數以百計的觸手從晴的屁股洞的猛鑽出來。

而白雪膨脹的肚子長出一粒粒的凸起,形成類似胸部的構造,而觸手爬到白雪的身上,猛烈的狂吸白雪,觸手在過程中迅速的長大,長大完成的觸手再換下一批剛從晴屁股洞裡生出的觸手,每隻完整觸手有手臂般的粗細。

最終觸手爬向千海,迅速的抽插千海的嫩穴,若觸手無法射出愛液,則會被抓去灌入晴的嘴裡,重新成長一遍。

就這樣...再也無人見過晴、白雪與千海三人,三人就這麼的成了觸手生長的溫床...

blackpaper18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